坠入

哪天粉丝能超过我关注的人啊,小盆友们我们一起玩啊!

【锤基】我的小王子(大叔锤X王子基)1

我已经是个废人了!小可爱们小心心小手手点起来满足满足我这个就要去军训的人的虚荣心吧哭泣。开坑比什么都快,更新比什么都慢的我哭着求你们了哇啊啊我不要去军训!
OOC我的,BUG如山,辣鸡文笔,HE。前期一点点虐后期温馨。原来我是雄心壮志地说要给基妹一个好一点的人生,后来发现我的《奥丁森老爹家的二三事》(详情请各位天使费点力翻翻我的辣鸡文章,手机没办法超链接)已经能差不多满足了,于是这个就放小虐吧!

        阳光穿过巨大的落地窗,打在漂亮的红木书桌上,玻璃笔筒散发着五彩光芒。
        真漂亮。索尔深吸一口气,轻轻擦拭那块漂亮的玻璃艺术品,浑然不知自己也是这座皇宫的艺术品。北欧神一般的健壮,把那身正装衬得很好看,金发在脑袋后面挽一个结,让他整个人散发着温柔与浪漫的气息。
        旁边的小女仆仿佛把眼珠子都掏出来了,眼睛一看到他就挪不开。
        “啊,王子殿下……”女仆长忽然大煞风景地惊叫一声,大家被她的叫声吸引,顺着巨大的落地窗往下看,远处青绿的草地上,黑发的少年驾着白色的骏马跃过草坪。
        “王子殿下又跑了,”女仆长焦急地对旁边的小女仆说,“快去通知国王陛下!”
        “我去把他带回来。”旁边高大的Alpha放下手里的笔筒,主动请缨。
         “可是,管家先生你刚来不久,洛基王子殿下的情况你不懂……”女仆长看起来有些担心,“要小心啊,奥丁森先生!”
        金发的男人笑了笑,把正装外套脱了下来,只剩一件衬衫,把外套交给女仆长。“叫我索尔就好,我很快回来,朱丽叶,把我的衣服拿好。”
        他转身出门。
         “……衣服给我,我来折……”“不,给我,我拿去熏香……”“给我!”
        索尔跑出门去,吹了声口哨,一匹枣红色的骏马立刻小跑着从马厩里出来。“好孩子。”索尔翻身上马,追了出去。
        枣红色的骏马在绿茵茵的草坪上疾跑,腿肌紧绷,背上的金发男人乘风追去,意气风发。前面银色马驹驮着的黑发少年像是林中出逃的精灵,阳光温柔地照在草坪上,轻轻把草尖染成金黄。少年背着一大袋子东西,银白的小马驹显然是吃不消了,越来越慢。索尔一下子超过去,挡在了小马驹的前面,逼停了小马,马上的少年恼怒地瞪着他。
        “殿下,”索尔下马,行了个屈膝礼,“我记得这个时候您应该还在大殿里学习礼仪才对。”说着向马上的人伸手:“请允许我扶您下来。”
        少年撇撇嘴,搭上那只手,眼睛却把对面的人上下扫了个遍,扬起眉毛,问:“我从来没有在皇宫里见过你,你是谁?”
        “索尔,您的管家,殿下。”金发的男人笑了笑。
        “是吗,索尔,”小王子忽然狡黠地笑了笑,一只脚不知不觉踩到索尔的肩上,“那么……再见,索尔!”他突然发力,索尔往后踉跄两步,重心不稳而跌倒在地,洛基把那一大包东西一扔,飞快下马,银色的小马扬起两蹄,跑了出去。他蹬着枣红色的马马蹬子跨到马背上,抽出一条马鞭,往枣红色的马屁股上一甩,两匹马像离弦之箭,一会儿就就钻到了树林深处。
        趴在地上的索尔目瞪口呆。
        噢,真是个机智的小混蛋!

【锤基】奥丁老爹家的二三事4

我不行了我真的要撸出血了,再搞我就要废了,我想点梗啊旁友们你们有喜欢的梗就告诉我吧!周日有要回校军训了,想家想你们嘤嘤嘤所以赶快把文章趁着锤哥生日赶了出来,算是生贺了!没有小可爱理我吗求求你们了点个小心心满足满足我的虚荣心吧我又要军训了哇啊啊😭

五、游泳
        夏天到啦!
        林子里充满了轻快的蝉鸣,一场雨后,还会冒蘑菇,小溪里满是蝌蚪和半大的青蛙,睡莲铺满了池塘。
        真是个游泳的好季节。
        每到这个时候,奥丁老爹就会开着自己的吉普车,带上弗丽嘉和Thor一起到海边找个没人的海滩钓钓鱼,游游泳,喝喝小酒开开房什么的,他今年打算如法炮制,他们全家人都热爱这项夏日活动。
        除了他们新的家庭成员。
        Loki是一只有性格的猫,他虽然讨厌水,但是当他觉得自己很脏的时候,他就会坚持洗澡。虽然场面很好笑。你看过一只站在澡盆旁边咬着牙闭着眼像是要接受酷刑一样但还是要坚持与洗澡势力作斗争的猫界董存瑞吗?那就是Loki了,一只怕水但是仍然爱干净的小猫。
        但是,这还是不能改变一只猫对水的恐惧与厌恶。
        夏天不就应该躲在空调房里缩在某只大金毛旁边打盹桌子上还要再来一个西瓜布丁吗!水啊什么的最讨厌了!
        Loki气得把后槽牙咬得嘎吱嘎吱响。
        但是没什么能改变奥丁老爹的计划,他们很快就出发了,奥丁老爹家的“秘密海滩”其实很近,开车不用2小时,他们晚上还可以回家睡。
        夏天,没什么比金黄色海滩和清澈的海浪更吸引人了。小金毛第一次去海滩,车上格外兴奋,但是小黑猫就不同了,他超讨厌这个主意,一肚子怒气都撒在了Thor身上。
        小金毛可怜巴巴地看着怒气冲冲的小黑猫对他的金色尾巴施暴,上面的毛被啃得湿漉漉的。小猫似乎还不满意,还要继续闹腾,于是翻到Thor背上继续行凶,结果是太累了趴在Thor背上睡着了。可怜的小金毛只好一动不动,安心地给底迪当床垫,陪吃陪睡陪玩的那种。
        后座的动静怎么停了?弗丽嘉回头,看见两个小家伙竟然抱在一起睡着了。弗丽嘉偷偷笑着,抬手把音乐关了。
        没过多久,一片海滩出现在眼前。兴奋的小金毛早就醒了,跳着脚把Loki也弄醒了。
        别动,蠢货!
        Loki凶了他一句,转过头去继续睡。
        Thor倒是没有在意,他更渴望海滩,车门一开他就蹦下去了,追着停落在沙滩上的海鸟一个劲儿地跑。跑了一会儿,才发现弟弟Loki没有跟上来,于是跑回车上,发现小黑猫还在睡觉。
       小金毛歪歪头,像是在思考怎么办。
       Loki半梦半醒中发现自己被吊在了半空,立刻清醒过来。他发现自己被Thor叼在嘴里,正在朝海滩前进。
        “喵呜!”
        小猫挣扎得很凶,Thor只好把它放了下来。一放下来小黑猫就摆出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一双绿眼水汪汪,小金毛实在抵挡不住这一几小眼刀,灰溜溜的找奥丁老爹去了。
        Loki奸计得逞,心花怒放。凉凉的海风迎面吹来,带着湿漉漉的咸味。海边的感觉,原来也不是那么糟糕。“到这儿来,我的小宝贝儿。”弗丽嘉已经换好比基尼,撑起太阳伞享受日光浴了。于是Loki舒舒服服地趴在弗丽嘉身上,享受夏日的阳光。
       Thor跟着奥丁老爹钓鱼,看着他摆弄海杆,每当钓到鱼他都会争着跳下水去,把那湿漉漉的、滑溜溜的鱼衔上来,然后丢到奥丁老爹面前,歪着头,一脸嫌弃地看着在地上扑腾的滑溜溜的鳞片怪物。
        “不要这么嫌弃他,Thor!”奥丁老爹哈哈大笑,“今晚回去我保证他会很好吃,Loki一定会喜欢的。”
        Thor显然是没有听进去,海滩上的寄居蟹成为了他新的玩伴,小金毛把那些背着各型各色的壳子的小东西追得满沙滩跑,直到他们跳进自己的小洞里去才罢休,抬头一望,远远地一个浪打来,摔碎在岸边的礁石上,白沫在空中飞溅。Loki也耐不住寂寞,比巴掌大那么一点的小黑球在松软的沙滩上肆意妄为。
        噢,谁叫他那样可爱!
        Thor直接往海里跳,张嘴想要咬住飞腾的浪花,结果只吃到了一嘴的咸涩的飞沫,苦得小金毛直咧嘴。旁边一条小海鱼惊得跳出了水面,他立刻扑过去,结果又喝了一口海水。
        奥丁老爹钓鱼钓得心满意足,决定到海里舒展舒展坐僵了的手脚,一人一狗就在浅海里扑腾。弗丽嘉也决定起来走走,于是随便拾了一块小石头,提上小桶,带上好奇的小猫沿着岸边的礁石走,用小石头敲下寄生在石头上藤壶和青口。
        等奥丁老爹和Thor玩到尽兴地上岸时,弗丽嘉带着满满一捧藤壶和一桶猫也回来了。
        Loki累得直接在桶里睡着了。他在桶里滩满了桶底,猫果然是液体动物。
        他们驾车回家,奥丁老爹马不停蹄的加工他钓上来的鱼和弗丽嘉捡到的螺。弗丽嘉则把两个小家伙带到浴室里洗澡,本来还有些迷糊的Loki一下子清醒过来,却已经被弗丽嘉关在浴室里了。
        有水就算了,旁边还有一只浑身湿漉漉咸乎乎的大金毛,麻麻麻麻放我出去!
        Loki扒拉着玻璃门,被花洒吓得泪眼汪汪咪呜咪呜叫。
        Thor很快把一身的泥腥味和海水的咸味冲掉,回过头来安慰底迪:好啦没事啦洗澡而已。他利用体型优势把Loki叼到水龙头下面,很细心的避开小猫的脑袋,不管Loki是求饶还是乱挠都不松口。看到两个小家伙身上的沙子洗的差不多了,弗丽嘉打开门把嗓子都喊哑了的小猫咪抱出来,有些心疼地用软布给小黑球揉毛,决定今晚给他加餐。
        Thor甩干身上的毛,胡乱吃过晚饭,一脸乖巧地找底迪。Loki正窝在沙发上吃小鱼干,全当看不见Thor,该吃鱼吃鱼,该舔爪舔爪。
        好啦我这不是要给你洗澡吗。Thor爬上沙发,死皮赖脸趴在Loki面前。经过两个多月和这位小祖宗的生活,他已经了解了这位小祖宗的习性,你不向他认错几天之内可就别想好好过日子了。
        Loki转过头,假装没有看见他。Thor见状,轻轻叼住小猫的尾巴尖。这招果然屡试不爽,Loki给了他一爪,Thor摇着尾巴,也不躲开。这下可把Loki气到了,又挠几下,见Thor还是不躲,索性任他闹了。
        于是两个小家伙又开始了从前那些没羞没臊的日子。躺在沙发上睡觉,睡姿四仰八叉,小猫一定要谁在小金毛胸前,让那些软乎乎的金毛包裹他。

海总生日快乐!我估计我是熬不到12点了,提前庆祝!
Happy birthday,Chris Hemsworth!
不知道英文有没有打错,生日快乐!

教、教授,我有一题不会,能麻烦你今晚到我家床上来“辅导”我吗?
(图源不明,如侵必删)

贼他妈开心😊,开心到爆炸,开心开心!

【锤基】海洋之心(落魄贵族基X年轻工人锤)3

故事是无意中的灵感,结构与电影基本一致,不一致的是我忘了。
有虐,bug如山,ooc严重,轻喷,10发不知道完不完得了。

        于是甲板上出现了这样的一幕:肱二头肌发达的男人牵着一个瘦弱的男人在人群中穿梭,像两只时隐时现的海燕。
        他们穿过厚重的甲板门,进到昏暗的三等船舱里。
        三等舱是没有吸烟室的,但是有一个公共休息室,里面摆了几张铁桌,一架老钢琴,还有一个小小的吧台,放着一些酒水。里面是人声鼎沸,穿着吊带裤的年轻男人们围在桌子旁玩“汽船999”,有的人输的精光,衬衫都被扒了下来,也有的人是“扑克鲨鱼”,赚得盆满钵满;年老的则围坐吧台,叫上一杯黑麦啤酒,摆弄着手里的泛着铜黄的萨克斯,时不时吹上一段;年轻的妇人有的坐在角落里和同伴嬉闹,有的伴着男人们赌牌,酒泼得满身都是。
        洛基和周围环境格格不入。
        他穿着料子考究的定制西服套装走进一群打着扑克骂着脏话的男人们中,好像不慎坠落的天使。
        吧台的棕发女孩自打洛基进来就没有从他身上挪开过。正装,钻戒,还有那个眼神,绝对是那些势利的有钱人,女孩撇撇嘴,一点也不愿意走近他,就算是那一张俊俏的小脸也不能吸引她了。“嘿,莉莎,两杯啤酒!”索尔远远地向她招手,一脸阳光灿烂。
        莉莎叹一口气,为了索尔,她心想,然后极不情愿的倒了两杯酒过去。一杯递给金发的男人,另一杯,塞到黑发男人手里,还加了一句话:“欢迎来到地狱,天使先生。”
         不料黑发男人微微一笑,抓住她的手,吻一下,回答道:“如果这里是地狱,那么我一定不是天使,我应该是奥菲欧,而你,漂亮的女士,你就是那引我入地狱的欧律狄刻。”
        叫莉莎的女孩笑了,没想到这位公子哥能笑着把她的骂话变成了情话,刚刚的吻让她陶醉,于是不再敌视这位贵族少爷。她理了理洛基的领结,凑到他的耳边,轻轻吹气。
        “Wish you have a good time.”
        看着女孩离去的背影,索尔有些诧异地吹了一声口哨,拍了拍洛基的肩,说:“不错啊,莉莎竟然放过你了,我来的时候她可是把我狠狠地揍了一顿呢。”看着索尔的笑容,洛基知道这只是个玩笑,还没来得及回答,索尔就把他拉到了赌桌旁边。
         “会玩吗?”
         洛基摇摇头。
         “看着我。”索尔坐到赌桌上,发牌的男人立
脸色骤变,呸了一口:“妈的,又是你,索尔奥丁森,该死的‘扑克鲨鱼’,愿你在这张桌子上搁浅!”索尔笑着顶回去:“祝你愿望成真,约瑟夫。发牌!”男人狠狠地把烟头捻灭,木桌上多了一道漆黑的痕迹。
        他们玩了很多局,洛基也喝了很多酒。时间概念开始模糊,分不清早晚,反正头顶吊着的煤油灯永远昏黄。洛基摸索着走到那架老钢琴边上,琴键发黄,脚踏松动。吧台边上的老人起劲儿地吹着萨克斯,节奏很快,伴着打牌男人们的笑骂声,女人们的调笑声,洛基花了很长时间才摸索出配对的钢琴曲调,熟悉了两遍,越弹越快。
         莉莎在吧台远远地看着钢琴架上那个弹得起劲儿的小疯子,又给索尔倒了一杯酒。
        “你喜欢他。”莉莎看着一杯一杯灌醉自己的索尔。
        “他不喜欢我。”索尔仰头喝完那杯酒。
        “你怎么知道——”
        “他……很有钱。”
        “你才认识他不到四小时,蠢蛋!”莉莎抢走索尔的酒杯,“去厨房找吃的去,再喝要胃疼的,去给你那公子哥找点吃的,他那么瘦,我看他要饿死。”
        五分钟后,索尔扛着一条很长的法棍,提着一个纸袋子回来。里面是一块新鲜面包和黄油。
“你说的没错,莉莎!”他的脸红扑扑的,“我才认识他不到四个小时,我还有很多机会!”他放下面包,狠狠地吻了莉莎一下,扛着那条法棍去找洛基。

昨天去广东省博物馆就为了这个啊超级棒!买门票还有附送船票好逼真啊!我为了写文素材真是豁出去了,太多照片这里就放一点。
        看我文的小伙伴就当这个是洛基和索尔的船票吧!

【锤基】泰坦尼克号(落魄贵族基X年轻工人锤)2

这是第一篇:
http://2069573177.lofter.com/post/1eaff1c5_1015ce9b
这是洛基的船票:
http://2069573177.lofter.com/post/1eaff1c5_105ee784

故事是无意中的灵感,结构基本与电影一致,不一致的是我忘了。
有虐,bug如山,ooc严重,轻喷,三发绝对完不了!

1912年4月10日   南安普顿码头
        “拍好了,劳菲森先生,到时候晒出来我会寄过去给你们的。祝你们旅程愉快!”摄影师向他们道别,拎着他的摄像机走了。
        黑发碧眼的年轻男人瞥了一眼摄影师的背影,回头看着眼前的巨轮,不禁攥紧了手里窄窄的船票——劳菲森家最后的一点财产。劳菲森家破产了,老劳菲两个月前死了,还欠了一屁股外债,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拿来抵债了,洛基也不知道母亲是怎么凑够钱买下这两张头等舱船票的,也许那是爸爸留下来的乌木烟枪,或者是妈妈那些闪亮亮的首饰,也有可能是自己那些精致的马具。
        贵妇模样打扮的女人走过来,理理洛基的衣领,手指摩挲着那身昂贵的西服。“等一会儿西弗小姐就会过来,你要帮她拿行李,争取一点好感,为你们的婚姻争取一丝希望。记住,你还是个贵族,要礼貌。”
        “哦,”洛基挡开母亲的手,绿眼睛里是掩不住的讥讽,“名存实亡的贵族。”
        女人的嘴动了动,没有反驳。
        马车在两人旁边停下,一头棕色卷发的女孩从里面出来。“很荣幸见到你,西弗小姐。”洛基轻轻拿起她的手,吻了一下。“你好,劳菲森先生。”西弗有些心不在焉,她看了看那艘巨轮,垂下眼睑。马车里又钻出一个棕发的中年男人,颧骨高耸,一副尖酸刻薄相。那是西弗的父亲,乔纳斯先生,当地有名的企业家。
        “走吧,我的小百灵,还有亲爱的劳菲森太太,登船吧,看看这艘世界上最大的船!”乔纳斯完全无视洛基,拥着女儿和他的母亲就上船去,洛基只好一个人提着几箱行李跟在他们后面。他身体不好,平时又是呆书房的主儿,没一会儿就气喘吁吁。
        “啊呀,劳菲森先生,这么快就累了吗?”前面的乔纳斯故意回头,“如果说富人因为很少干力气活而体力差,穷人为了赚钱贩卖力气而体力丰沛的话,还真是不知道那些又没钱又体力不好的人该怎么办呢!”看着洛基那张仍然保持微笑不敢反驳的脸,他哈哈大笑,然后带着自己的女儿扬长而去。
        他们找到自己的房间,行李则有脚夫抬上来。“你做得很好,洛基。”脚夫一走,母亲就拿出一条项链,“今晚,和西弗小姐一起吃晚饭时送给她……”
        “我为什么要和她结婚?”他强忍着胸中怒火,“您也看到了,她父亲的态度!您从不在意我的感受是吗,妈妈。就是因为钱?劳菲森家怎么了,妈妈,劳菲森家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步?”
        他瞥到那条项链,顿时挪不开眼睛。心形的蓝宝石嵌在银链上,白天也像是在散发着幽幽蓝光,蔚蓝如海水,澄澈透明。那是他见过最大的蓝宝石,也是最漂亮的。“哈哈哈哈哈……”洛基失声大笑,“原来劳菲森家的财产都在这里,都在这艘破船的船票和这块石头上!”
        “洛基……”老妇人轻声唤他。啪!男人摔门而去。
        船刚驶出海港没远,海港在黄昏中缩成了一个一个黑色的小球,远远地还能看见黄昏中灯塔的影子。橙黄的太阳的余晖给银色的船身镀上了一层柔和的金黄,染红了海水。洛基从阴暗的船舱里出来,到甲板上去。
        他靠着栏杆,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来,叼在嘴里,吮吸着烟草的味道。香烟是用来提神的,害怕上瘾所以从不点着。
        上瘾需要金钱的支持。
        一只拿着火机的手伸了过来,“啪”地一下点燃了烟,洛基猝不及防,吸进一口烟,顿时感觉肺部好像着了火,剧烈的咳嗽起来。抓着烟的手一抖,那根名贵的埃及香烟在空中打着旋被海浪吞没。
        那只手吓得缩了一下,另一只手立刻给洛基拍背,手掌很大很暖。“不好意思,我以为你需要火机……你是第一次抽烟吗?”
        洛基把头侧过去,打算狠狠地瞪那人一眼,却在迷乱的烟中看到了一张俊俏的脸,以及一头在夕阳下灼灼生辉的金发和一双漂亮的蓝眼睛。
        他想起了那颗心形的宝石。
        噢,该死!
        真是一双该死的、漂亮的眼睛。
        “索尔。索尔奥丁森。”那只手再次向他伸来,他握住那只手。
        “洛基。”
         “你是第一次抽烟?”金发的男人靠在栏杆上,笑得很灿烂。洛基摇摇头,点燃的烟味道更大,他不敢尝试了,失去了香烟让他有些焦灼。这种心情被索尔看出来了,他感觉到眼前的人口袋里没有烟了,他有些不好意思。
        “既然都没有烟了,不如试一试我的吧。”索尔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香烟,洛基轻轻叼住烟,火机嚓地点燃了它。天呐,这根烟比刚刚那根更上劲,烟味更加浓烈,生猛得像一条蛇,直闯咽喉。
        “天呐这什么烟!”洛基咳嗽着,把那根烟捻熄了,“味道真呛。”
        索尔脸上带着一点笑意,夺过那根烟,叼在自己嘴里,吸一口,缓缓吐出来。“在赌场赢回来的烟,味道当然不怎么好。想要好的烟,再赌两场就有,有兴趣来吗,公子哥?”
        “不……我的意思是好的,快走!”洛基本想拒绝,但是他看见乔纳斯正在从长廊走到甲板上来,忙忙改口。

【锤基】泰坦尼克号(落魄贵族基X年轻工人锤)

怼个开头吧,这个是无意中的灵感,故事结构和影片泰坦尼克号基本一致,不一致的是我忘了233。
有小虐,bug如山,ooc严重,轻喷,三发完。

泰坦尼克号(落魄贵族基X年轻工人锤)
        一艘巨轮在海上作业,年轻的记者正在做报导。
        “……著名寻宝探险家海姆达尔正在用最新的技术,打捞80年前沉没的,当时世界上最大的轮船泰坦尼克号,寻找失落的珍宝‘海洋之心’……”话没说完,后面的话就被旁边人的一句尖叫代替。
        “那、那是个保险箱吗!”
         一只锈迹斑斑的铁箱被潜水人员带了上来。闻讯赶来的海姆达尔工具还没放下,看着那只破铁箱像看见了美人一样心花怒放,“都对我的宝贝儿轻点,”他高兴得简直要吹口哨了,“那颗‘海洋之心’很可能在里面。”专业的人很快拎着工具赶过来,一众人忽略头顶毒辣的太阳,记者也忘却了报导,摄像机对着那个长满寄生贝类的大铁箱聚焦。
        “咔!”箱门开了,海姆达尔连忙取下手套,把手伸进黑黝黝的保险箱里。两分钟后,那只手颤抖着缩回来,攥着一张素描。
        保险箱质量很好,里面一点也没有进水,那张纸依然干燥。画里的黑发青年浑身赤裸,斜斜的靠在床头,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单薄的胸前挂着一颗心形的宝石,被故意上了色,隔着纸都能感觉到它的幽幽蓝光,背景雍容华贵。

        一架私人直升机缓缓落在巨轮上,工作人员赶紧过去。“不好意思,这里不能降……洛基奥丁森先生!”小伙子倒吸一口冷气,不明白当地有名的富豪洛基奥丁森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和海姆达尔先生有约,孩子。”苍老的声音从里面穿出来,接着一条腿迈了出来,老人从直升机里出来,头发已经全白,一身笔挺的西装,右手无名指上戴着一枚钻戒,握着一根木拐杖,一看就知道是上好的木材。绿色的眼睛四处打量了一圈,对着年轻的小伙笑了笑。“爷爷……”金发的年轻男人也从直升机里钻出来,一双绿色的眼睛和他的爷爷有几分相似。
        工作人员忙忙引路。海姆达尔已经等了很久了,他并不喜欢和有钱人打交道,但是这位洛基奥丁森先生,可能是最后一位活着的泰坦尼克号的幸存者了,也许见过那颗“海洋之心”,还资助过他,不管怎样他都要试一试。
        “你好,奥丁森先生,非常感谢您的光临。”海姆达尔做了个请的手势。尽管有心理准备,他还是大吃一惊。老人很高,很瘦,显得遒劲,一双大手骨节分明,让人难以想象这是一个已过百岁的人。
         洛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里播放的泰坦尼克号沉船的动画演示。“是这样的,先生。我们打捞到了一个保险箱,里面有一张画……”海姆达尔把那张画递给洛基。
        “我知道,”洛基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钱夹子,拿出一张烟熏火燎过的照片来,上面是一个背靠着泰坦尼克号的黑发年轻人,一脸傲气与不屑,“我知道那个人是谁,那个人就是我,或者说曾经的我——洛基劳菲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