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毛精

等我回来,等我回来!

我的初代男神,迟到的生日快乐!

[荷兰傻]那件疯狂的小事叫爱情

淮南以北:

努力在我圈发糖!!!
不好意思只低头吃粮,深夜诈尸。
一个不定期完结的乱七八糟的坑——考试前就是要作死的给自己挖坑!
其实写的乱七八糟,最后也不知道该怎样把少年们写的更好…。
感情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人人都爱甜甜圈

☆★☆★☆★☆★☆★☆★☆★☆★☆★☆

01.

伦敦与纽约,大西洋的两边,相差五个小时。

Tom洗完澡后依旧不能消停的一跃,然后把自己狠狠地摔进柔软床垫中,想把所有的疲惫全都摔出来一样。他翻了个身面对床边的巨大玻璃窗,让自己可以居高临下俯瞰这座城市。

纽约没有夜晚。万千霓虹灯火代替日光坠亮黑暗,躁动浮于空气每个分子之中,似乎只需点点星火,便可以燃烧整个宇宙。

但Tom需要夜晚,他需要良好的睡眠,最好一觉睡到大天亮。

即使都快睁不开眼,他还是习惯性睡前打开ins乱刷一通。随手更新了张照片后,手机提示音就迫不期待的响了起来,他都没来得及看清楚消息内容,来自同一个人的电话就在FB上拨了过来,并未等对方先开口,Tom就发起了提问轰炸。

“我以为你睡了,你哪里几点了?大概凌晨四五点了吧?怎么熬到这么晚?明天没有安排了吗?”

“嗯,在看剧本。”

即便是对方只发自鼻腔的闷闷的声音,也能让他瞬间放松下来,Tom插好耳机挂在耳朵上,埋进被子里去,也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要接新戏了?”

“在考虑呢。你呢?你那里都十点多了,要嗨到凌晨再睡吗?”

Asa坐在电脑前揉了揉有些使用过度的大眼睛,直到刚刚听到Tom更新照片的提示音他才发现太阳已经快出来了。他并没有顶着巨大黑眼圈迎接新的一天的准备,干脆利落的合上电脑,爬到了床上去。

“Tom?你在听吗?”

“我在!我有点犯迷糊,今天在漫威开了一大堆的会,实际上我觉得我可以不用去的。但是——你懂的。”

Asa能想象的出来对方的样子。他躺在床上,刚洗完的头发肯定没有被擦干净,还挂着水珠,乱糟糟的蓬在头顶,Tom充当睡衣用的连帽衫上的帽子,一定会把头发都罩起来,他睡觉的时候经常这样,然后他困得睁不开眼,蜜糖色的眼睛水汪汪的还是要睁开——我好想他。

在黑暗里,Asa的眸就像是夜空中最亮的星子,闪烁着最耀眼的光芒。

“你呢?你怎么样?这么晚没睡,有没有不舒服?一直看剧本会不会眼睛痛?记得睡觉前喝一杯牛奶——”

“我不需要长高了Tom,你比我更需要牛奶。而且,我已经躺下了,再给你打电话之前。”

突然被人打断了话,又被人提及了身高,Tom郁闷的趴在床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暗自腹诽,谁说这家伙是个天使?他就是个小恶魔,不折不扣的小恶魔。

但是我就是喜欢这个小恶魔。

“Asa,我想听你说话,随便你说些什么,今天虽然不算糟糕,但是我今天考虑的东西太多,说的也太多了,我觉得有点累,比二十四小时都在片场还累——”

Asa觉得有些好笑,每一次Tom累趴的时候,脑子也会减速,上一次他是这个状态,强打着精神陪Asa看完了一整部电影,一个字都没有说,Asa的一概评论吐槽,他都只是嗯嗯啊啊的点头应和。

而现在,在Asa碎碎念的过程中,他听到对方的呼吸声变的不一样了。

“Tom…Tom…?”

Asa很佩服自己,能捕捉到他也说不上来的小小的不同,可是他就是知道,Tom睡着的时候,清醒的时候,兴奋的时候,难过的时候,呼吸的频率是不一样的——这是他的秘密,他不会让Tom知道的。

抓紧手机贴在耳边,Asa不自觉的扬了扬嘴角,然后听着对方近在耳畔的呼吸声彻底放松了自己。入睡之前,他放轻了声音说:

“Good Night——Dummy.”

【第一件小事:分隔两地也要煲着电话粥,听着对方的呼吸入眠,就好像你就在身边。】

To be continued.

翻译一下题目:荷兰傻之情侣必做一百件小事!

[荷兰傻]你好,金毛先生!

旁友们,吃一发荷兰傻啊グッ!(๑•̀ㅂ•́)و✧

淮南以北:

*AU设定 警探Tom×医生Asa


*OOC属于我,爱情属于荷兰傻


*剧情皆虚构,请勿当真


*没有文笔,都是瞎掰








Chapter.01




“真的太谢谢你了Asa…!我们真的忙不过来了,你真是帮了大忙了!”


小护士把病历本接了过去,对着新来的实习医生的脸上堆满了笑容——一个又高又帅认真负责乐于助人的年轻男孩儿,怎么会让人不喜欢?


男医生只是礼貌的冲着对方点了点头,随手把听诊器挂在脖子上,白大褂穿在他身上倒是像量身定制的西装一样。对于小护士眼里的暧昧他习惯性的视而不见,转身过后翻了个白眼。


他到轮转到儿科,本来今晚并不用值班,但是偏偏有个小妹妹黏他黏的厉害,他想到了自己的妹妹,很久没见了。于是他留下来,陪小姑娘做完了全部的检查,正准备下班的时候,急诊接了连环追尾的病人,几十个伤者被源源不断送了进来。急诊科室的科长——他的老师,在人群中一眼瞥见那个高个子的学生,一把就抓上Asa去帮忙。


Asa郁闷,他一面转动着脖子,伸了伸胳膊活动筋骨,然后他瞥见不远处凳子上的男人。


男人手里拿了瓶水贴在眼侧,Asa走近看的时候通过瓶身上泛着的水珠判断是用来做紧急处理用的。他仰着脑袋,靠在椅背上,随意屈着腿,不修边幅,Asa感觉男人几乎要滑下去了。对方拧起的眉毛昭示着他此刻的不适,站立着的角度不难看到那瓶子下覆盖着的淤青。他的夹克只穿了一边,另一只袖子大概被他压在背后了。露出的那一边半袖下面是紧实的肌肉——尽管被布条系着也不难看出,而那布条已经被血浸透了,红的有些扎眼。


男人面色苍白唇无血色,这激发了Asa身为医生的本能。他走上前去,弯下身子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先生,先生…?您能听到我说话吗?”




Tom Holland正式入职第一次执行大任务就挂了彩,他可能这辈子也不太想再回忆起这糟糕日子。犯人有枪,这是他们没有掌握到的讯息。所以在激烈的夺枪时候,那个败类给了他一拳,实实在在的打在他的眼眶上,他在向后倒得时候只记得努力咬紧牙关减小伤害程度——还是重重的磕在了地上。他觉得周围的一切声音都化为轰鸣,世界颠倒反复,然后那个败类拿了枪就跑,Tom强忍着胃里翻上的呕吐感从地上爬起来追了过去。他看不太清眼前的一切,只看到对方抬手,然后,砰。


他仅存的清醒意识拉着他向一旁倒去,子弹蹭过他的皮肤,留下了凹进去的弹痕,然后是源源不断的血,高速运转的弹头抬着炽热灼了伤口周围的皮肤,Tom觉得自己闻到了恶心的味道。他好像不知道疼了,从腰侧掏出枪,扣动了扳机。


然后他和那个犯人一起被送进了医院。他的上级拍着他的肩膀说他干得漂亮,记得开假条以及报销申请,同事在路上帮他稍微做了紧急处理,然后就把他一个人丢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急诊室里的犯人正企图逃跑,大吼大叫,引起了不小的混乱,他们得处理现状,Tom也不适合留在那吵的他头要炸了的地方。


他正昏昏沉沉,同事离开前说叫了医生来,当听见那似乎来自辽远地方的声音时,Tom勉强抬了抬眼皮,他有点困,蹲点好几天没睡了,哪怕那一窝犯人只抓到一个——他抓到的——几天紧绷的神经松了下来,他想睡觉。


那是一张模糊的脸,Tom无法聚焦视线,只在那一片虚晃中捕捉到耀眼的蓝色——应该是眼睛。他想到他们家度假常去的那一片海,那是不错的回忆,他咧开嘴冲着对方笑了笑,放下那瓶冰水坐直了身子。


“Hello?”




Asa知道他的病人情况没那么好,他解开对方胳膊上的布看了看,也没那么坏。估计是个当街打架的混蛋小子,火气上头对方就开了枪。医生的视线重新回到对方的脸上,他有多少岁?十六,十七?不过也就是中学生而已。


“你能听到我说话吗?”Asa拿出小手电对着病人的眼睛照了照,他不等回答,转过身拨通了同事的电话。


Asa把Tom带进自己的办公室的时候,护士已经帮忙把工具都送过来了。男医生带上橡胶手套开始处理伤口,没发现护士的眼神一直往他的病人脸上跑。


酒精蹭过伤口,疼痛激的Tom逐渐清醒,他开始能听的清外界的声音了。


“嘶——医生,能轻一点吗?”


还能组织语言,看起来没什么大事。Asa分了些身瞄了“高中生”一眼,随后继续处理伤口。“你记得自己叫什么吗?多大了?通知父母了吗?伤口不是很严重,灼伤稍微有点麻烦,不用缝针,你应该庆幸,那更疼。”


高中生???


Tom有点郁闷,他长的显小,这一点一直很困扰他,直到快成年他买儿童票都不会被怀疑。他将视线定在唯一能看得清的那蓝色的眼睛上,“Tom Holland,医生,我二十一了,这种时候不需要通知我父母了。”


Asa手颤了一下,因为涌上头的尴尬,他脸上有那么点发热,却努力控制好自己,药棉依旧稳稳的落在伤处。他们静默了好一会,Asa替他处理好伤口,假装刚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除了疼以外,我有点想吐。”


Asa手贴在Tom脑袋两侧,他弯下身,两个人视线平行且交汇,Tom依旧看不清楚他,但是他觉得自己掉进了那片大海里。


“还有,我很困,特别困。处理好我可以走了吗?”


医生显然忽略了后半句话,“我现在可以确定你有点脑震荡,不过不要紧,好好休息就可以了。”


“哎呀!”


小护士突然惊呼打断了他们,女孩眨了眨眼,想起来什么不得了的事儿,“这是刚刚的那位警探!天啊!他的同事刚刚带着他去了急诊室,那里太乱了,说带他出去等,竟然没去找医生吗?Asa,你在哪里找到他的!”


警探?医生有些不可思议的回头看了看他的病人,他有点小小的挫败,他的猜测完全错误,“十六七岁的中学生”原来是比他还大的警探。


“我得去告诉他同事一声,这边处理好了!”


Asa和Tom两个人在房间里大眼瞪小眼,安静地Tom都快睡着,他正开始点头瞌睡的时候,他的同事敲响了办公室的门。那个绿眼睛的男人冲着Asa一个劲儿的道谢,然后架走了受伤的警探。


这是Asa实习生活中再普通不过的一天,除了遇到Tom的这件事。


 


TBC.




PS.大概是个不会太长的坑,写的乱七八糟大家不要嫌弃!


补充一张起完名字刚刚好看到的图,哈哈哈哈哈大概就是儿子了!




我说,
我最爱秋天,
我爱那金红色的秋叶,
还有习习凉风。
我说,
我最厌夏天,
厌恶那灼热的空气,
还有淋漓大汗。
我说,
我爱你,
有你在的日子,
夏天便是秋天
❤️💛💚💙💜

我不行了我无法呼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荷兰沙疯狂打电话!

Pansy:

我现在脑子里是烟花,它在和我说
BOOOOOM
荷兰傻要同框了!!!ヾ(༎ຶД༎ຶ)ノ"

神了!

大K:

晓寒轻:

#老万有难,八方支援#

听说老万被抢名字的事后,社会各界反响都很强烈,从x战警到妇联,从DC到中土,甚至温家兄弟也来支援了

cp见tag,

(纯属恶搞,不喜勿喷)

维权始于感性但过程必须理性

杠道理

今天我是白雪公主:

事实上从万磁王名称被侵权之后我一直在思考,中国的知识产权问题现在已经在正轨上发展,未来只会越变越成熟越来越好。这次侵权从更高层面上其实反映的还是网络下的流量问题。
中国黑泡有个现象就是大家都有个别称,可能刚开始pg one本人觉得这个名字很酷(虽然确实很酷),而宣传公司或代言品牌也只是想要制作一个噱头而已,但只要涉及商业用途就必须考虑周全,这一点如果说本人不知道还情有可原但要说大公司专业人士不知道就说不过去了。而是什么让他们选择忽视,那就是pgone目前可以为他们带来流量。
在刚开始的时候大家愤怒点在于pgone粉丝改超话、不当言语等行为,但已经发酵这么多天无论是本人还是公司一概不回应就也有点失妥当了。
姑且不论他们的行为言语,毕竟狗咬人人不能咬回去,我不算铁漫威粉但每部漫威电影我都看,我喜欢老万到什么程度呢,他和教授因为理念不同关系破裂时候我还站老万。
我觉得作为漫威粉和pgone的粉丝从喜欢上来说没有高低之分,但素质和对错还是有分别的,相较于回骂撕逼来说举报是更好的回击。另外,侵权的证据首页的太太们都贴出来了,在保护知识产权的时代,证据是最有力的手段。大家还是要保持理智。在关于版权问题上不要带上其他的,当然对于其他的事情可以发表意见,但不要和版权问题牵扯到一起,版权是理性的客观的,其他事情带有主观性和感性化,请一定要分开。
最后一句话:没有良好的品行素质、善良的灵魂和内涵的丰富是无法长久的。

我们没有你想的那么肤浅

岁月无声:

同意,心疼loki,爱锤基,到永远❤️❤️,爱上的是那种超越爱情的亲情,亦或是超越亲情的爱情❤️❤️


二哈菌:






我萌上贾尼,是因为Tony是Jarvis的造物主,是他世界的中心,是因为他们二十年的相知相守,Tony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英雄,他常年酗酒,被PTSD所困扰,毒舌,难以相处,是一个有些缺点的普通人,但是他又那么让人心疼,他本不用穿上战甲拯救世界,安心做他的富翁就好,而他做了,是为了心中的那份责任,这样的人,有一个永不背叛,永不离弃,连他的优点缺点一并照单全收的人陪伴着他,即使对方不是人类又如何?




我萌上盾冬,是因为感叹于他们的命运,当你在七十年后的世界醒来,你的亲人朋友早已死去,你熟悉的一切不复存在,一个人被孤零零的抛弃在时间洪流里,而这个时候,有一个旧日的友人出现了,他是你与旧日世界唯一的联系,他让你觉得自己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而非仅仅是一个符号化了的英雄,而Bucky,他的一切早已支离破碎,在那么长的时间里,他被当做一个武器而不是一个人,他的过去,他的喜怒哀乐,都在一次次的洗脑中冰封,即使他不记得,他的手上依然染满了鲜血,他想不起自己的名字,却说“桥上的那个人,我认识他”同样的,Steve永远把他当成旧日好友,而不是无血无泪的Winter Soldier,他们都回不到过去,但是他们能拥有未来




我萌上ec,是有感于他们之间的沉重,横在两个人之见的,不仅仅是三观的不合,还有变种人和人类之间的各种问题,万磁王的观点和行事方式确实太过激进,但是如果从逆转之前的时间线和狼三的结局看,不得不承认他是对的,人类的天性就是排除异己,更别说变种人的能力如此危险,人们会想尽办法把他们赶尽杀绝,但是教授的可贵之处就在于,不管他见识过多少阴暗,罪恶,他仍然相信人性是善良的,仍然愿意尽全力去救赎每一个人,他的思维如一片海洋,安详,平静,温和,他不会被任何邪恶所打倒,他们是敌人,因为他们放不下自己肩上的责任,但在此之外,他们依然是朋友,至死不渝




我萌上锤基,一开始是心疼Loki,我知道那种处处被拿来和别人比较的滋味,即使对方并不是故意的,但是阴影早已形成,他是一个有点敏感,自尊心太强的孩子,但是他是善良的,至少曾经是,他做的最大的恶行也不过是来几个无伤大雅的恶作剧,但是在他知道了自己身份的那一刻,一切都变了,自己不是争不过哥哥,而是一开始就没有同等竞争的权利,他是阿斯加德人发誓要杀死的“怪物”,以前的人生全部成了谎言,从那一刻起,命运的车轮就脱离了原来的轨道,他做的越多,就越没办法回头,而Thor,他则在哥哥和打击邪恶的英雄两个身份之间被撕扯着,他绝不希望Loki死去,却无法为他的罪行辩护,他不明白什么时候两个人的矛盾变得如此之深,不明白弟弟为什么离他越来越远,无论是谁,也无法让命运之车停下,但是,无论两个人变成什么立场,Thor都会对Loki说“跟我回家”




我萌一八,是有感于他们在乱世中的相守,在那个战火四起的年代里,齐八爷就算号称神算,也无法去改变国家的倾覆,都说张大佛爷命硬,可是个人的命无论如何也抵不过国家的运,因此他们到最后都只能失散于这个乱世中,初见的时候,他还不是张大佛爷,不是九门之首,是齐八爷陪他一步步走到了今天,他们成就了彼此,使彼此完整,在这段关系里,其实八爷才才是更无奈的那一个吧。”我虽勘破些许,可惜无力回天“,但是他们曾经在风雨飘摇中紧紧依偎,即使只是曾经,不也足够了吗?




 




我萌cp,不是“对于言情的转嫁”也不是“厌女症”,我也从来没有觉得bl比bg更高尚,而是迷恋于他们之间那种无法摧毁的感情




 




说到底,我们萌上的,是爱情啊


妈妈妈妈我要嫁给他!
他好帅!
他戴眼镜好帅!
他不戴眼镜也好帅!
等我回来!
你要好好接戏,不要再被黑粉骂了!
初三仍然爱你!

岁月无声:

我侥幸又见到你一度微笑了, 是在那晚风为散放的盆莲旁边。 这笑里有清香,我一点都不奇怪, 本来你笑时是有种比清香还能沁人心脾的东西! ———沈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