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毛鲸

我是拼命拖文的腿毛鲸,小伙伴们大家好( ゚∀ ゚)等我回来,等我回来!

【锤基】泰坦尼克号(落魄贵族基X年轻工人锤)2

这是第一篇:
http://2069573177.lofter.com/post/1eaff1c5_1015ce9b
这是洛基的船票:
http://2069573177.lofter.com/post/1eaff1c5_105ee784

故事是无意中的灵感,结构基本与电影一致,不一致的是我忘了。
有虐,bug如山,ooc严重,轻喷,三发绝对完不了!

1912年4月10日   南安普顿码头
        “拍好了,劳菲森先生,到时候晒出来我会寄过去给你们的。祝你们旅程愉快!”摄影师向他们道别,拎着他的摄像机走了。
        黑发碧眼的年轻男人瞥了一眼摄影师的背影,回头看着眼前的巨轮,不禁攥紧了手里窄窄的船票——劳菲森家最后的一点财产。劳菲森家破产了,老劳菲两个月前死了,还欠了一屁股外债,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拿来抵债了,洛基也不知道母亲是怎么凑够钱买下这两张头等舱船票的,也许那是爸爸留下来的乌木烟枪,或者是妈妈那些闪亮亮的首饰,也有可能是自己那些精致的马具。
        贵妇模样打扮的女人走过来,理理洛基的衣领,手指摩挲着那身昂贵的西服。“等一会儿西弗小姐就会过来,你要帮她拿行李,争取一点好感,为你们的婚姻争取一丝希望。记住,你还是个贵族,要礼貌。”
        “哦,”洛基挡开母亲的手,绿眼睛里是掩不住的讥讽,“名存实亡的贵族。”
        女人的嘴动了动,没有反驳。
        马车在两人旁边停下,一头棕色卷发的女孩从里面出来。“很荣幸见到你,西弗小姐。”洛基轻轻拿起她的手,吻了一下。“你好,劳菲森先生。”西弗有些心不在焉,她看了看那艘巨轮,垂下眼睑。马车里又钻出一个棕发的中年男人,颧骨高耸,一副尖酸刻薄相。那是西弗的父亲,乔纳斯先生,当地有名的企业家。
        “走吧,我的小百灵,还有亲爱的劳菲森太太,登船吧,看看这艘世界上最大的船!”乔纳斯完全无视洛基,拥着女儿和他的母亲就上船去,洛基只好一个人提着几箱行李跟在他们后面。他身体不好,平时又是呆书房的主儿,没一会儿就气喘吁吁。
        “啊呀,劳菲森先生,这么快就累了吗?”前面的乔纳斯故意回头,“如果说富人因为很少干力气活而体力差,穷人为了赚钱贩卖力气而体力丰沛的话,还真是不知道那些又没钱又体力不好的人该怎么办呢!”看着洛基那张仍然保持微笑不敢反驳的脸,他哈哈大笑,然后带着自己的女儿扬长而去。
        他们找到自己的房间,行李则有脚夫抬上来。“你做得很好,洛基。”脚夫一走,母亲就拿出一条项链,“今晚,和西弗小姐一起吃晚饭时送给她……”
        “我为什么要和她结婚?”他强忍着胸中怒火,“您也看到了,她父亲的态度!您从不在意我的感受是吗,妈妈。就是因为钱?劳菲森家怎么了,妈妈,劳菲森家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步?”
        他瞥到那条项链,顿时挪不开眼睛。心形的蓝宝石嵌在银链上,白天也像是在散发着幽幽蓝光,蔚蓝如海水,澄澈透明。那是他见过最大的蓝宝石,也是最漂亮的。“哈哈哈哈哈……”洛基失声大笑,“原来劳菲森家的财产都在这里,都在这艘破船的船票和这块石头上!”
        “洛基……”老妇人轻声唤他。啪!男人摔门而去。
        船刚驶出海港没远,海港在黄昏中缩成了一个一个黑色的小球,远远地还能看见黄昏中灯塔的影子。橙黄的太阳的余晖给银色的船身镀上了一层柔和的金黄,染红了海水。洛基从阴暗的船舱里出来,到甲板上去。
        他靠着栏杆,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来,叼在嘴里,吮吸着烟草的味道。香烟是用来提神的,害怕上瘾所以从不点着。
        上瘾需要金钱的支持。
        一只拿着火机的手伸了过来,“啪”地一下点燃了烟,洛基猝不及防,吸进一口烟,顿时感觉肺部好像着了火,剧烈的咳嗽起来。抓着烟的手一抖,那根名贵的埃及香烟在空中打着旋被海浪吞没。
        那只手吓得缩了一下,另一只手立刻给洛基拍背,手掌很大很暖。“不好意思,我以为你需要火机……你是第一次抽烟吗?”
        洛基把头侧过去,打算狠狠地瞪那人一眼,却在迷乱的烟中看到了一张俊俏的脸,以及一头在夕阳下灼灼生辉的金发和一双漂亮的蓝眼睛。
        他想起了那颗心形的宝石。
        噢,该死!
        真是一双该死的、漂亮的眼睛。
        “索尔。索尔奥丁森。”那只手再次向他伸来,他握住那只手。
        “洛基。”
         “你是第一次抽烟?”金发的男人靠在栏杆上,笑得很灿烂。洛基摇摇头,点燃的烟味道更大,他不敢尝试了,失去了香烟让他有些焦灼。这种心情被索尔看出来了,他感觉到眼前的人口袋里没有烟了,他有些不好意思。
        “既然都没有烟了,不如试一试我的吧。”索尔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香烟,洛基轻轻叼住烟,火机嚓地点燃了它。天呐,这根烟比刚刚那根更上劲,烟味更加浓烈,生猛得像一条蛇,直闯咽喉。
        “天呐这什么烟!”洛基咳嗽着,把那根烟捻熄了,“味道真呛。”
        索尔脸上带着一点笑意,夺过那根烟,叼在自己嘴里,吸一口,缓缓吐出来。“在赌场赢回来的烟,味道当然不怎么好。想要好的烟,再赌两场就有,有兴趣来吗,公子哥?”
        “不……我的意思是好的,快走!”洛基本想拒绝,但是他看见乔纳斯正在从长廊走到甲板上来,忙忙改口。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