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毛鲸

我是拼命拖文的腿毛鲸,小伙伴们大家好( ゚∀ ゚)等我回来,等我回来!

【锤基】海洋之心(落魄贵族基X年轻工人锤)3

故事是无意中的灵感,结构与电影基本一致,不一致的是我忘了。
有虐,bug如山,ooc严重,轻喷,10发不知道完不完得了。

        于是甲板上出现了这样的一幕:肱二头肌发达的男人牵着一个瘦弱的男人在人群中穿梭,像两只时隐时现的海燕。
        他们穿过厚重的甲板门,进到昏暗的三等船舱里。
        三等舱是没有吸烟室的,但是有一个公共休息室,里面摆了几张铁桌,一架老钢琴,还有一个小小的吧台,放着一些酒水。里面是人声鼎沸,穿着吊带裤的年轻男人们围在桌子旁玩“汽船999”,有的人输的精光,衬衫都被扒了下来,也有的人是“扑克鲨鱼”,赚得盆满钵满;年老的则围坐吧台,叫上一杯黑麦啤酒,摆弄着手里的泛着铜黄的萨克斯,时不时吹上一段;年轻的妇人有的坐在角落里和同伴嬉闹,有的伴着男人们赌牌,酒泼得满身都是。
        洛基和周围环境格格不入。
        他穿着料子考究的定制西服套装走进一群打着扑克骂着脏话的男人们中,好像不慎坠落的天使。
        吧台的棕发女孩自打洛基进来就没有从他身上挪开过。正装,钻戒,还有那个眼神,绝对是那些势利的有钱人,女孩撇撇嘴,一点也不愿意走近他,就算是那一张俊俏的小脸也不能吸引她了。“嘿,莉莎,两杯啤酒!”索尔远远地向她招手,一脸阳光灿烂。
        莉莎叹一口气,为了索尔,她心想,然后极不情愿的倒了两杯酒过去。一杯递给金发的男人,另一杯,塞到黑发男人手里,还加了一句话:“欢迎来到地狱,天使先生。”
         不料黑发男人微微一笑,抓住她的手,吻一下,回答道:“如果这里是地狱,那么我一定不是天使,我应该是奥菲欧,而你,漂亮的女士,你就是那引我入地狱的欧律狄刻。”
        叫莉莎的女孩笑了,没想到这位公子哥能笑着把她的骂话变成了情话,刚刚的吻让她陶醉,于是不再敌视这位贵族少爷。她理了理洛基的领结,凑到他的耳边,轻轻吹气。
        “Wish you have a good time.”
        看着女孩离去的背影,索尔有些诧异地吹了一声口哨,拍了拍洛基的肩,说:“不错啊,莉莎竟然放过你了,我来的时候她可是把我狠狠地揍了一顿呢。”看着索尔的笑容,洛基知道这只是个玩笑,还没来得及回答,索尔就把他拉到了赌桌旁边。
         “会玩吗?”
         洛基摇摇头。
         “看着我。”索尔坐到赌桌上,发牌的男人立
脸色骤变,呸了一口:“妈的,又是你,索尔奥丁森,该死的‘扑克鲨鱼’,愿你在这张桌子上搁浅!”索尔笑着顶回去:“祝你愿望成真,约瑟夫。发牌!”男人狠狠地把烟头捻灭,木桌上多了一道漆黑的痕迹。
        他们玩了很多局,洛基也喝了很多酒。时间概念开始模糊,分不清早晚,反正头顶吊着的煤油灯永远昏黄。洛基摸索着走到那架老钢琴边上,琴键发黄,脚踏松动。吧台边上的老人起劲儿地吹着萨克斯,节奏很快,伴着打牌男人们的笑骂声,女人们的调笑声,洛基花了很长时间才摸索出配对的钢琴曲调,熟悉了两遍,越弹越快。
         莉莎在吧台远远地看着钢琴架上那个弹得起劲儿的小疯子,又给索尔倒了一杯酒。
        “你喜欢他。”莉莎看着一杯一杯灌醉自己的索尔。
        “他不喜欢我。”索尔仰头喝完那杯酒。
        “你怎么知道——”
        “他……很有钱。”
        “你才认识他不到四小时,蠢蛋!”莉莎抢走索尔的酒杯,“去厨房找吃的去,再喝要胃疼的,去给你那公子哥找点吃的,他那么瘦,我看他要饿死。”
        五分钟后,索尔扛着一条很长的法棍,提着一个纸袋子回来。里面是一块新鲜面包和黄油。
“你说的没错,莉莎!”他的脸红扑扑的,“我才认识他不到四个小时,我还有很多机会!”他放下面包,狠狠地吻了莉莎一下,扛着那条法棍去找洛基。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