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毛鲸

我是拼命拖文的腿毛鲸,小伙伴们大家好( ゚∀ ゚)等我回来,等我回来!

[荷兰傻]你好,金毛先生!

旁友们,吃一发荷兰傻啊グッ!(๑•̀ㅂ•́)و✧

淮南以北:

*AU设定 警探Tom×医生Asa


*OOC属于我,爱情属于荷兰傻


*剧情皆虚构,请勿当真


*没有文笔,都是瞎掰








Chapter.01




“真的太谢谢你了Asa…!我们真的忙不过来了,你真是帮了大忙了!”


小护士把病历本接了过去,对着新来的实习医生的脸上堆满了笑容——一个又高又帅认真负责乐于助人的年轻男孩儿,怎么会让人不喜欢?


男医生只是礼貌的冲着对方点了点头,随手把听诊器挂在脖子上,白大褂穿在他身上倒是像量身定制的西装一样。对于小护士眼里的暧昧他习惯性的视而不见,转身过后翻了个白眼。


他到轮转到儿科,本来今晚并不用值班,但是偏偏有个小妹妹黏他黏的厉害,他想到了自己的妹妹,很久没见了。于是他留下来,陪小姑娘做完了全部的检查,正准备下班的时候,急诊接了连环追尾的病人,几十个伤者被源源不断送了进来。急诊科室的科长——他的老师,在人群中一眼瞥见那个高个子的学生,一把就抓上Asa去帮忙。


Asa郁闷,他一面转动着脖子,伸了伸胳膊活动筋骨,然后他瞥见不远处凳子上的男人。


男人手里拿了瓶水贴在眼侧,Asa走近看的时候通过瓶身上泛着的水珠判断是用来做紧急处理用的。他仰着脑袋,靠在椅背上,随意屈着腿,不修边幅,Asa感觉男人几乎要滑下去了。对方拧起的眉毛昭示着他此刻的不适,站立着的角度不难看到那瓶子下覆盖着的淤青。他的夹克只穿了一边,另一只袖子大概被他压在背后了。露出的那一边半袖下面是紧实的肌肉——尽管被布条系着也不难看出,而那布条已经被血浸透了,红的有些扎眼。


男人面色苍白唇无血色,这激发了Asa身为医生的本能。他走上前去,弯下身子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先生,先生…?您能听到我说话吗?”




Tom Holland正式入职第一次执行大任务就挂了彩,他可能这辈子也不太想再回忆起这糟糕日子。犯人有枪,这是他们没有掌握到的讯息。所以在激烈的夺枪时候,那个败类给了他一拳,实实在在的打在他的眼眶上,他在向后倒得时候只记得努力咬紧牙关减小伤害程度——还是重重的磕在了地上。他觉得周围的一切声音都化为轰鸣,世界颠倒反复,然后那个败类拿了枪就跑,Tom强忍着胃里翻上的呕吐感从地上爬起来追了过去。他看不太清眼前的一切,只看到对方抬手,然后,砰。


他仅存的清醒意识拉着他向一旁倒去,子弹蹭过他的皮肤,留下了凹进去的弹痕,然后是源源不断的血,高速运转的弹头抬着炽热灼了伤口周围的皮肤,Tom觉得自己闻到了恶心的味道。他好像不知道疼了,从腰侧掏出枪,扣动了扳机。


然后他和那个犯人一起被送进了医院。他的上级拍着他的肩膀说他干得漂亮,记得开假条以及报销申请,同事在路上帮他稍微做了紧急处理,然后就把他一个人丢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急诊室里的犯人正企图逃跑,大吼大叫,引起了不小的混乱,他们得处理现状,Tom也不适合留在那吵的他头要炸了的地方。


他正昏昏沉沉,同事离开前说叫了医生来,当听见那似乎来自辽远地方的声音时,Tom勉强抬了抬眼皮,他有点困,蹲点好几天没睡了,哪怕那一窝犯人只抓到一个——他抓到的——几天紧绷的神经松了下来,他想睡觉。


那是一张模糊的脸,Tom无法聚焦视线,只在那一片虚晃中捕捉到耀眼的蓝色——应该是眼睛。他想到他们家度假常去的那一片海,那是不错的回忆,他咧开嘴冲着对方笑了笑,放下那瓶冰水坐直了身子。


“Hello?”




Asa知道他的病人情况没那么好,他解开对方胳膊上的布看了看,也没那么坏。估计是个当街打架的混蛋小子,火气上头对方就开了枪。医生的视线重新回到对方的脸上,他有多少岁?十六,十七?不过也就是中学生而已。


“你能听到我说话吗?”Asa拿出小手电对着病人的眼睛照了照,他不等回答,转过身拨通了同事的电话。


Asa把Tom带进自己的办公室的时候,护士已经帮忙把工具都送过来了。男医生带上橡胶手套开始处理伤口,没发现护士的眼神一直往他的病人脸上跑。


酒精蹭过伤口,疼痛激的Tom逐渐清醒,他开始能听的清外界的声音了。


“嘶——医生,能轻一点吗?”


还能组织语言,看起来没什么大事。Asa分了些身瞄了“高中生”一眼,随后继续处理伤口。“你记得自己叫什么吗?多大了?通知父母了吗?伤口不是很严重,灼伤稍微有点麻烦,不用缝针,你应该庆幸,那更疼。”


高中生???


Tom有点郁闷,他长的显小,这一点一直很困扰他,直到快成年他买儿童票都不会被怀疑。他将视线定在唯一能看得清的那蓝色的眼睛上,“Tom Holland,医生,我二十一了,这种时候不需要通知我父母了。”


Asa手颤了一下,因为涌上头的尴尬,他脸上有那么点发热,却努力控制好自己,药棉依旧稳稳的落在伤处。他们静默了好一会,Asa替他处理好伤口,假装刚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除了疼以外,我有点想吐。”


Asa手贴在Tom脑袋两侧,他弯下身,两个人视线平行且交汇,Tom依旧看不清楚他,但是他觉得自己掉进了那片大海里。


“还有,我很困,特别困。处理好我可以走了吗?”


医生显然忽略了后半句话,“我现在可以确定你有点脑震荡,不过不要紧,好好休息就可以了。”


“哎呀!”


小护士突然惊呼打断了他们,女孩眨了眨眼,想起来什么不得了的事儿,“这是刚刚的那位警探!天啊!他的同事刚刚带着他去了急诊室,那里太乱了,说带他出去等,竟然没去找医生吗?Asa,你在哪里找到他的!”


警探?医生有些不可思议的回头看了看他的病人,他有点小小的挫败,他的猜测完全错误,“十六七岁的中学生”原来是比他还大的警探。


“我得去告诉他同事一声,这边处理好了!”


Asa和Tom两个人在房间里大眼瞪小眼,安静地Tom都快睡着,他正开始点头瞌睡的时候,他的同事敲响了办公室的门。那个绿眼睛的男人冲着Asa一个劲儿的道谢,然后架走了受伤的警探。


这是Asa实习生活中再普通不过的一天,除了遇到Tom的这件事。


 


TBC.




PS.大概是个不会太长的坑,写的乱七八糟大家不要嫌弃!


补充一张起完名字刚刚好看到的图,哈哈哈哈哈大概就是儿子了!




评论

热度(82)

  1. 腿毛鲸淮南以北 转载了此文字
    旁友们,吃一发荷兰傻啊グッ!(๑•̀ㅂ•́)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