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毛鲸

我是拼命拖文的腿毛鲸,小伙伴们大家好( ゚∀ ゚)等我回来,等我回来!

[荷兰傻]那件疯狂的小事叫爱情

淮南以北:

努力在我圈发糖!!!
不好意思只低头吃粮,深夜诈尸。
一个不定期完结的乱七八糟的坑——考试前就是要作死的给自己挖坑!
其实写的乱七八糟,最后也不知道该怎样把少年们写的更好…。
感情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人人都爱甜甜圈

☆★☆★☆★☆★☆★☆★☆★☆★☆★☆

01.

伦敦与纽约,大西洋的两边,相差五个小时。

Tom洗完澡后依旧不能消停的一跃,然后把自己狠狠地摔进柔软床垫中,想把所有的疲惫全都摔出来一样。他翻了个身面对床边的巨大玻璃窗,让自己可以居高临下俯瞰这座城市。

纽约没有夜晚。万千霓虹灯火代替日光坠亮黑暗,躁动浮于空气每个分子之中,似乎只需点点星火,便可以燃烧整个宇宙。

但Tom需要夜晚,他需要良好的睡眠,最好一觉睡到大天亮。

即使都快睁不开眼,他还是习惯性睡前打开ins乱刷一通。随手更新了张照片后,手机提示音就迫不期待的响了起来,他都没来得及看清楚消息内容,来自同一个人的电话就在FB上拨了过来,并未等对方先开口,Tom就发起了提问轰炸。

“我以为你睡了,你哪里几点了?大概凌晨四五点了吧?怎么熬到这么晚?明天没有安排了吗?”

“嗯,在看剧本。”

即便是对方只发自鼻腔的闷闷的声音,也能让他瞬间放松下来,Tom插好耳机挂在耳朵上,埋进被子里去,也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要接新戏了?”

“在考虑呢。你呢?你那里都十点多了,要嗨到凌晨再睡吗?”

Asa坐在电脑前揉了揉有些使用过度的大眼睛,直到刚刚听到Tom更新照片的提示音他才发现太阳已经快出来了。他并没有顶着巨大黑眼圈迎接新的一天的准备,干脆利落的合上电脑,爬到了床上去。

“Tom?你在听吗?”

“我在!我有点犯迷糊,今天在漫威开了一大堆的会,实际上我觉得我可以不用去的。但是——你懂的。”

Asa能想象的出来对方的样子。他躺在床上,刚洗完的头发肯定没有被擦干净,还挂着水珠,乱糟糟的蓬在头顶,Tom充当睡衣用的连帽衫上的帽子,一定会把头发都罩起来,他睡觉的时候经常这样,然后他困得睁不开眼,蜜糖色的眼睛水汪汪的还是要睁开——我好想他。

在黑暗里,Asa的眸就像是夜空中最亮的星子,闪烁着最耀眼的光芒。

“你呢?你怎么样?这么晚没睡,有没有不舒服?一直看剧本会不会眼睛痛?记得睡觉前喝一杯牛奶——”

“我不需要长高了Tom,你比我更需要牛奶。而且,我已经躺下了,再给你打电话之前。”

突然被人打断了话,又被人提及了身高,Tom郁闷的趴在床上,整张脸埋进枕头里,暗自腹诽,谁说这家伙是个天使?他就是个小恶魔,不折不扣的小恶魔。

但是我就是喜欢这个小恶魔。

“Asa,我想听你说话,随便你说些什么,今天虽然不算糟糕,但是我今天考虑的东西太多,说的也太多了,我觉得有点累,比二十四小时都在片场还累——”

Asa觉得有些好笑,每一次Tom累趴的时候,脑子也会减速,上一次他是这个状态,强打着精神陪Asa看完了一整部电影,一个字都没有说,Asa的一概评论吐槽,他都只是嗯嗯啊啊的点头应和。

而现在,在Asa碎碎念的过程中,他听到对方的呼吸声变的不一样了。

“Tom…Tom…?”

Asa很佩服自己,能捕捉到他也说不上来的小小的不同,可是他就是知道,Tom睡着的时候,清醒的时候,兴奋的时候,难过的时候,呼吸的频率是不一样的——这是他的秘密,他不会让Tom知道的。

抓紧手机贴在耳边,Asa不自觉的扬了扬嘴角,然后听着对方近在耳畔的呼吸声彻底放松了自己。入睡之前,他放轻了声音说:

“Good Night——Dummy.”

【第一件小事:分隔两地也要煲着电话粥,听着对方的呼吸入眠,就好像你就在身边。】

To be continued.

翻译一下题目:荷兰傻之情侣必做一百件小事!

评论

热度(100)

  1. 腿毛鲸淮南以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