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毛鲸

为什么我喜欢的太太和我吃的CP永远不一样-_-||
CP:SPN:SD,盾铁,锤基,荷兰傻,鹰寡冬寡,all鹰,EC,银红。
CP不拆不逆谢谢。

【荷兰傻】拐杖糖先生(《奶精》圣诞特供)

 前传《奶精》链接:http://2069573178.lofter.com/post/1eaff1c5_11b49f69

张嘴,你的话梅糖! 
一点都不虐,相信我 
圣诞节提前更的可爱腿毛 
祝我生日快乐(刚好圣诞节),也提前祝大家圣诞节快乐啊! 
 
伦敦很早就开始下雪了,昨晚尤其厉害,早晨起来,阳台上都堆满了厚厚的积雪,栏杆上是一层银白的霜。 
Asa是被冷醒的。被子不知什么时候被踹到了床下,枕头不翼而飞,闹钟在床尾嘀嘀嘀乱响。 
快中午了。 
Asa揉一把满头乱糟糟的碎发,昨晚赶稿赶到凌晨五点,一觉起来竟然这么晚了。 
“Tom?” 
他捡起被子,认命般的躺回去,闭着眼睛大喊。喊了两声发现没人应,Asa开始感觉有些不对劲了。“Tom!”他下床去找自己的小男友。每一个房间都搜过了,房间空空如也,Asa感觉自己彻底清醒了。他瘫坐在桌子旁,餐桌上没有早餐,只有一根拐杖糖,系着蝴蝶结,漂漂亮亮,是昨晚Tom带回来的。冰箱里有牛奶和面包,但是他一点都没有食欲。 
 
“有我在你别想碰奶锅。”棕发的男孩半认真班开玩笑的说道,牛奶在锅里翻腾着,香气四溢。 
“为什么?” 
“万一再煮出一只奶精来怎么办?”男孩皱着眉嘟囔道,手里拿着锅,小心翼翼地把奶倒进杯子里,朝他灿烂一笑。 
 
Asa披上外套,茫然的走在街道上。不远处巨大的圣诞树和刚刚被派到手上的拐杖糖提醒着他佳节将至。又开始下雪了,呼啸的北风卷着零星的雪花在空中形成白色的漩涡。Asa的脑子里乱哄哄的。 
他坐在广场的椅子上,期待看到那一个熟悉的身影。Tom有晨跑的习惯,以往的早晨,他会坐在这里,搓着手等待着跑步回来的情人。 
 
“就知道你只穿一件大衣就出来了,拿着!”棕发的一脸无奈地看着椅子上缩成球的爱人,往他手里塞了一杯奶茶。自从他的奶精变大以后,他们的性格就像互换了。Asa完全宅男本性暴露,一到冬天就像仓鼠一样,自动自觉缩成团。这时候Tom就会笑嘻嘻的揉着他的头发,把这个比自己高不少的男生圈进怀里捂暖。 
 
糟糕,想着想着竟然睡着了,果然昨晚还是太晚睡。Asa慌忙检查有没有少了什么,还好,钥匙钱包都还在。只有围巾被人动过,另一头被卷得漂漂亮亮,一根拐杖糖静静地插在中间。Asa觉得自己可能是产生幻觉了,围巾另一头是暖的,似乎有谁不久前围过。 
他盯着那根糖发呆。 
现在我该到哪里找你?难道打电话报|警?说什么?难道说:喂,警/察吗,我的奶精不见了,对对对,从牛奶里蹦出来的那种? 
 神经病啊! 
 焦躁了好一会儿,Asa才感觉到饥饿,稀里糊涂走进一家餐厅,随便点了个三明治。服务员是个浑身散发着少年气的小男孩,金色的头发灿烂的像圣诞树上的星星。Asa抽着鼻子,搓着手,颇有些嫉妒地盯着男孩飞快的在记事本上写写画画,他想起自己的小情人了。 
 “一份鸡肉三明治,一杯咖啡,还要点什么吗先生?”可惜声音有些沙哑,Asa忍住不看他的脸,脑海里却被另一个人的一颦一笑塞的满满当当。见他没有什么反应,少年好脾气地又叫了一声。 
 “Sir ?你看起来不怎么开心啊,come on,今天可是圣诞节啊,送你一颗糖!”少年从制服口袋里掏出糖放到桌上,推到他面前。 
 一根拐杖糖乖乖地躺在他面前,还系着红色的蝴蝶结。 
 他匆忙抬头,男孩已经走了。 
 
 再次回到街上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Asa无助的坐回广场的那张椅子上。老天呐,他们本应有一个完美的圣诞节。他们本应该在家里,喝着洒满了棉花糖的热可可,躺在对方怀里,惊喜而迫不及待的拆着来自对方的礼物。 
 也许还会来一发圣诞礼炮。 
 天哪,Asa愤懑地搓了一把脸。 
卖棉花糖的手推车正好路过,他买了一个,兔子形状的。原来心情沉重的时候,连棉花糖都会变得沉甸甸。Asa泄愤似的啃着那个棉花糖,心情却由开始的无奈跌入绝望。一个忽然出现的人,忽然消失了。一点都不奇怪,不足为奇。过去的日子像是美梦一场,现在想想,又如海市蜃楼,美好,但并不存在。 
 我又是一个人了。 
 眼泪啪嗒一下砸下来,把Asa自己都吓了一跳。棉花糖已经吃完了,怎么纸筒还那么重?他低头一看,纸筒里塞满了拐杖糖。 
 惊讶取代了眼泪,他掏出口袋里的那三根一摸一样的拐杖糖,忽然有人在大喊一声: 
 “拐杖糖先生派拐杖糖啦!” 
 孩子们从四面八方涌来,嬉笑着哄抢那些糖。 
 “我也能要一根糖吗,拐杖糖先生?”棕发的男孩故作乖巧地问。 
 “对不起,”Asa明白过来了,又好气又好笑,“我没有了。而且因为某人的戏耍,他的拐杖糖也被没收了。” 
 “哦真可惜,”棕发男孩发自内心的笑道,“但是我还有哦,想要和我一起分享它吗?” 
 “……混蛋。” 
Tom扒开糖纸,把糖送进对方嘴里。日暮降临,远处开始放烟花了。 
 他们在灿烂烟花下交换了一个拐杖糖味的吻。 
 “回家!”黑发的男孩用头顶在另一个的肩上。 
 “回家。”棕发的男孩闭上眼睛拥抱着他,坚定地回答。

评论(8)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