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毛鲸

为什么我喜欢的太太和我吃的CP永远不一样-_-||
CP:盾铁,锤基,荷兰傻,鹰寡冬寡,all鹰,EC,银红,SPN:SD。
CP不拆不逆谢谢。

【荷兰傻】人鱼与海盗

一个不勤奋的腿毛
也许是情人节贺文?
很久没写长篇,努力在五发之内搞定!
可能迟一点还会有第二发
ooc算我,爱情属于他们
我的其他文:《奶精》、《奶精圣诞篇》链接见评论

乌云压着太阳从天边出现,布下一片阴霾。
“要下雨了,收帆!”尼克从桅杆顶吱溜一下滑下来。“我从来没有见过天这么黑,海风都是臭的,像哪个婊子烂掉的洞,他妈的。”小矮子拍着手上的灰,一屁股坐到护栏上抱怨着。
“呵,人鱼出没的好时机。”钩子手约翰用那只钩子一下一下刮着他的小胡子故作玄虚地说到。
“人、人鱼?!”正准备推轮盘收帆的红发小伙子脸色骤变,“对,人鱼,他们会在风雨交加的时候扭着鳞光闪闪的尾巴爬上水手的船,用他们的美色诱惑你,然后他们会给你一个深深的吻,慢慢地迷惑你,把你拖进水里……”约翰继续刮着他的小胡子,那只完好的手捏着肉乎乎的下巴。
“然、然后呢?”
“然后……人鱼就会伸出尖牙,一下子咬穿你的喉咙就像这样!”约翰忽然抬起手一下子砸在护栏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钩子从另一头穿出来。
红发的小伙子吓得脸色铁青。
两个人靠在护栏上疯狂地大笑。
“妈的这愣头青就是好玩,怎么耍他都不腻哈哈哈哈哈……”小矮子尼克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但Tom笑不出来。
海水翻腾着,像锅里煮沸的水,冒着黑色的泡泡,海风里似乎夹杂着女人的哭嚎,仔细一听,又像被扼住喉咙的人的咽呜。乌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压到船的上空了,Tom向后看去,黑压压的海与天连成一片。
“收帆!快收帆!”Tom向其他人大吼。
一道惊雷劈到海面,惊醒了一船的人。顿时,巨浪滔天,大雨倾盆。
“妈的!还愣着干什么,收帆!”尼克被一个大浪溅得浑身湿透,冲上去推转盘。众人们纷纷收到了启发,都争着上前推转盘收帆。
波澜起伏的海面,偌大一只船竟然像浮叶一样飘摇!
忽然一个巨浪向船扑来,携着腥咸的海风,压倒了巨大的桅杆。沉重桅杆压着船侧,发出一声沉闷的巨响,倒了下去。
“再他妈撑一下!很快能上岸了!”船长在风雨里拼命大吼,大家都能看到一个海岛就在不远处。
BOOM!
船触礁了!
船上的人意外的安静了下来,雨势小了,Tom站在雨里有些手足无措。
“……人、人鱼!”红发的小伙子忽然惊叫道。大家顺着小伙子的目光追寻过去,借着透过乌云的零星的晚霞的光辉,他们看到了不远处的礁石上坐着一个长发的女子,以及一条鳞光闪闪的鱼尾。

她坐在上面,微笑着轻声歌唱。
船长给枪上了膛,顺着歌声一枪崩了那条人鱼的脑袋。
下一秒,成千上万的人鱼发了疯似的尖叫着爬上了船。
“拿火把!他们怕火!”船长刚刚一刀解决了一条爬上船的人鱼,声嘶力竭地发号施令。
手忙脚乱的船员们从船舱里推出油桶,油撒的到处都是,他们匆忙点燃火把,整条船都变成了火船。
Tom的刀被人鱼踢开了,他赤手空拳将那条人鱼扔下了海,被鱼鳞划得遍体鳞伤。他站在甲板上,看着大火在船上肆意蔓延,渐渐的蔓延到了后船舱——火药舱。
Tom奋力推开挡路的人鱼,纵身跳下了海。船在身后爆炸,气浪将他推得更远,Tom摔进海里,随着船炸裂出的木板飘离了那艘船。
浮木带着他飘飘悠悠,一会儿,船的身影已经消失了,乌云散尽,露出了绛紫色的夜空。
我是要死了吗?
Tom抹了一把脸上的水,额头火辣辣的疼,有一条腿已经失去了知觉,他只能勉强抱着那块浮木不让自己掉下去,而现在,他连这点力气都快没有了。
星空下的海面出奇的平静。
忽然一只手搭上了Tom的浮木,接着是一双蓝色的眼睛。Tom已经开始眼花了,那是眼睛?不是夜空中的星星吗?
是人鱼,Tom明白过来了,不可能有任何一个人有这么漂亮的眼睛,那么平静的眼神,那么……漂亮的脸。值了。Tom心想,就算眼前这条人鱼将他吃的骨头都不剩都没有关系,被这么漂亮的人鱼杀死。
他从浮木上滑了下去。
迷糊中在海水里睁开了眼,他看见那条人鱼正在向他游来,蓝色的鱼尾似乎在黝黑的海洋里散发着淡蓝的荧光。
吃掉我吧。Ton吐出一串气泡。
人鱼把他拥入怀里,给了他深深的一个吻。

评论(1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