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毛鲸

为什么我喜欢的太太和我吃的CP永远不一样-_-||
CP:盾铁,锤基,荷兰傻,鹰寡冬寡,all鹰,EC,银红,SPN:SD。
CP不拆不逆谢谢。

【荷兰傻】哼,不以分手为目的的争执都叫秀恩爱!


在我这里,任何一个节日都能被过成劳动节

        刚刚下完雨,我和我的女朋友在街上走着。
        太阳从云后面钻出来了,地面像是一块蒸熟的大发糕:热,而且湿漉漉,黏糊糊。
        女朋友穿着短衣短裤,还是热得要用手扇风,就差没把舌头伸出来散热了。我也没好到哪里去,汗已经沾湿了我的后背。
        旁边一个穿着泰勒斯威夫特衬衫的胖子像是刚刚被人从水里捞出来,双下巴上积满了汗水。
        两个男孩走在我们前面的,一高一矮。高的那个比我还高,穿着薄薄的连帽外套,捧着手机在玩;矮的那个短衣短裤,一头软绵绵的棕色卷毛,身上的肌肉线条很好看,看起来似乎经常健身。
        两个人看起来像十几岁的少年。
        他们似乎是情侣关系。虽然没有手牵着手,但我看见健身男仔仔细细的地给连帽衫男擦汗,连帽衫男似乎怕痒,缩着脖子一直在躲,结果好像手抖了一下输了游戏。他看起来有些生气,微微侧过脸,不轻不重地给了健身男一拳。
       
        妈的,他脸真白,看起来像哪个电影的里的主角。

        我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腿,还有上面生机勃勃的腿毛,感到非常抱歉。
        不远处有一家冰激凌店,人山人海。
我的女朋友闹着要吃,我拗不过她,于是去排队。
前面的小情侣似乎也注意到了这家冰激凌店,健身男停下了脚步,和旁边的人耳语两句,好像是在问他想不想吃冰激凌。连帽衫男头都不抬,大概是打到关键部分了,只是胡乱的摇摇头,敷衍地回答,我远远的听到几句“No”。
        我买了一个粉色的兔子头冰棒和橙色的狐狸头冰棒,我的女朋友很喜欢《疯狂动物城》。
        我们坐在冰激凌店外面,女朋友一心一意的啃这她的兔耳朵冰棒,我看见前面的连帽衫男似乎终于打完了游戏,把手机收起来了。
        健身男回来了,手里着个巧克力甜筒。他们就坐在我们前面一桌,所以他们的一举一动我看的一清二楚。
连帽衫男似乎有些后悔了,他正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甜筒。我看到他的眼睛是蓝色的,非常漂亮。
        “Tom,”我听见他叫了一声,健身男回头了,“我也想吃。”
        语气里透露着一丝可怜。
        “你刚刚不是说不想吃吗?”
        健身男一开口奶声奶气,话语间藏着笑。
        “Come on……”
        语气里开始带着央求。
        “Nope.”
         健身男回答得很坚决。
         “就一口!”
        “好吧好吧,就一口。”
        健身男把甜筒递了过去。
        复仇的时候到了!连帽衫男狠狠地咬了一大口。
        然后光荣的被冷到了。
        我听见他可怜兮兮的吸气声。
        健身男这会儿开始心疼了,却又忍不住笑意。
        “叫你只吃一口,你看你!快吐出来!”

        连帽衫男揪着健身男的领子,凑了过去。

        然后他们就开始目中无人地接吻了。

        噫,秀恩爱。

        哼,好在我有女朋友。

        我看向她,打算也来一个若无其事地接吻。
        然后我发现她正目光炯炯,手里拿着手机不停拍照。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