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毛鲸

为什么我喜欢的太太和我吃的CP永远不一样-_-||
CP:盾铁,锤基,荷兰傻,鹰寡冬寡,all鹰,EC,银红,SPN:SD。
CP不拆不逆谢谢。

【SPN:SD】Oops(七夕甜饼)

不甜不要钱!
日常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后期画风崩坏警告
求小红心小蓝手评论!!!
一觉醒来发现前任正躺在你床上的故事。
由歌曲《Oops》改编,配合歌曲食用更佳!
歌曲传送门
答应了小可爱的贺文 @胡吃海塞光速圆润

1、闹钟在地毯底下闷响个不停。
Sam起床,宿醉让他觉得脑子里和进了电锯似的吵。
周六的早晨阳光明媚,空气中的微粒在阳光下踪影尽显,缓缓的在日光下浮动,似乎还能闻到美式咖啡和香煎培根的味道了。床的另一半躺着Dean,睡相一如往常地糟糕。
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周六,如果Dean没有和他分手的话。
他趴过去,看到睡着的人卷长纤细的睫毛。
唉,真可惜,我们已经分手了。
Sam翻身下床,桌上的啤酒瓶咕噜咕噜转着,啪地一下掉到了地上。
床上的人咕哝一声,翻了个身。
别醒!Sam在心里祈祷。
“Good morning,sammy.”床上的人伸了个懒腰,嗓音还带着拖沓和慵懒,凌乱的暗金色头发在太阳底下灼灼发光,一双金绿色的眼睛还惺忪着。
也许以后做炮友也不错?Sam看着那双饱满的嘴唇出神。
“我要去刷牙。”Dean飞快起身,抢走了Sam家里唯一的浴袍,然后大大方方地占用了唯一的浴室。
和往常一样。Sam无奈地笑了笑,认命般地顶着鸡窝头去做早餐。

2、Sam的公寓真的很小。小到什么程度呢,就是在浴室刷牙的Dean能直接看到厨房里的Sam在偷看他。
装作到冰箱拿鸡蛋结果光顾着盯浴室手里拿着洋葱都不知道。
傻子。Dean刮着胡子,嘴上的笑却怎么也刮不掉。

3、叉子卷着培根,油还在往下滴,手一伸一缩将培根送进嘴里。
Sam偷偷地看着Dean的动作,心动的感觉一如往复。
“怎么了,和煎蛋有仇?盘子都快被你扒烂了。”
Sam低头,糟糕,看的太入神,没注意手上的动作,一盘煎蛋七零八碎。

4、这一切都始于这句“怎么了”。
“怎么了?”年轻的男人挑眉,向酒保晃了晃手指,对方会意地拿来两瓶啤酒,年轻的男人将其中一瓶塞进他手里。
Sam下意识地接了酒,呆滞地看着递给他酒的男人,男人挡住了头顶的吧台射灯,整个人都笼罩在一种柔和的橙光中。
天使。
这是大脑还在放空的Sam看见他之后的第一个想法。
“收好你的警徽,探员先生。”男人忽视了Sam直勾勾的眼神,扬了扬手里的证件,“证件放在口袋里是很容易掉的,呃,Sam警长,”他瞄了一眼那张证件,“你的警徽好新啊,第一次办案?”
“……是的。”支离破碎的尸体和四处飞溅的血还历历在目,光是想想都让人有些恶心,更别说要在那里办案了。虽然在警校没少训练,但是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凶杀现场还是让Sam心惊肉跳,浑身不自在。
闭上眼都是那具女尸那张毫无生趣,写满绝望的脸。
“让我猜猜,第一次看见凶杀案现场?”
Sam尴尬地笑笑,没有答话。
“Dean。”男人见他不说话,抿抿嘴,淡淡的报出自己的名字。他抿一口酒,酒液余留在他丰满的嘴唇上,折射着旋转的球形灯发出的红蓝相间的光,顿时璀璨夺目如琉璃。
Sam Wesson第一次在喝醉前迷失了自我。
感觉自己被牢牢抓住了。

5、“Dean Smith,优秀警员,第十二届手枪射击比赛冠军,优秀警校毕业生……”Sam翻着面前的搭档档案,看起来这个人相当不错。
“上面没写「脾气极差」或者「颜值和脾气成反比」之类的话吗?”路过的小职员没头没脑地补了一句。
Sam叹了口气,果然新人是不可能分配到好搭档的。
“……Bobby!我拒绝这个菜鸟!斯坦福毕业生,全国十佳青年?!你确定这就是你给我挑我的搭档?拜托用你那顶破棒球帽想一想,我和他八字不合!”
“小混蛋这是我看的那一批最好的了,又不是让你嫁给他别他妈像个公主似的挑三拣四!”带着棒球帽的老警长骂骂咧咧地进门,末了还要补一句“小混球”。
“Sam Wesson!”他大喊一声。
“到,警官。”
门哐当一声打开,一个气冲冲的年轻人窜了进来。
“是你?!”四目相对,两个年轻人异口同声地喊了出来。
“两个小混球。”老警长翻了个大白眼。

6、和自己的梦中情人一起出勤是什么感觉?大概就是你完全没办法把眼睛从他身上挪开吧。
Sam发现自己能从Dean身上任何位置发现自己喜欢的一切。
是带血的脸庞,抓枪的手指,被汗水湿透的衬衫,亦或者是整套的西装。
“哦,尽情地笑话我吧。”
Dean脸上的表情很不自然,为了潜入五星级酒店,他不得不穿上定制的西装。
“笑吧!我最恨这些,贴身的,西装三件套。”他恼羞成怒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天啊我看起来一定像一个小丑。”
“不,你很好看。”Sam由衷地说。
Dean转过身去照镜子,不料红透的耳根被他看个正着。
当晚结束任务,他们在不知道是谁的大床房上来了一发。
逃跑的时候Dean心情出了奇的好,impala都快开成高铁了。差点撞到车窗的Sam从档案堆里探出头来白他一眼,说:“Jerk。”
Dean也毫不留情地回了他一句:“Bitch。”
然后他们在impala里来了第二发。
Bobby可能想都没想到自己气头上说的话竟然成真了,他还真是把Dean嫁了出去。
想到这里,Sam的笑怎么也收不回去。

7、自从Sam和Dean搭档以后,破案率奇高,明明Dean一直在和别人抱怨Sam的种种劣迹,但是基本上只要他们俩出勤犯人一般都会自首。
“你们干了什么啊为什么犯人就自首了?”负责复查的工作人员不解地问他们。
“不知道。”Dean摇摇头,“可能是逃犯也觉得Sammy girl管这管那的烦透了吧。”
“嘿,这可是为了你的健康着想!”
“哦拜托,一个双层芝士汉堡而已!”
“一个?还有派呢,数都数不来!”
……
“你明白我为什么要自首了吗?”犯人一脸看破红尘地问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老泪纵横,和犯人握手致意。
连Bobby都不禁感叹,他们俩简直是命中钦定。

8、当初是为了什么要分手?
Sam看着Dean离去的背影愣神,猛然发现自己莫名地需要他,无比希望回到今天早晨,看着心爱的人从自己枕边醒来的样子,感受着心爱的人触碰着自己身体的样子。
他不知道要做些什么,甚至一改以往的勤劳,书看不下去,家务不想做,茶饭不思,坐卧不安。
Sam想不起分手那天说了什么,一定是违心话,他只有违心话才会记不住。他后悔了,如果这世上有时光机,那他一定要回到说分手的那天,他说谎了,他要重来!
躺在床上,宿醉带来的头疼消失了,昨晚的记忆浮出水面,美好的一晚,他又一次在酒吧里喝得醉醺醺,Dean将他带了回来。
“怎么了,离开我活不了了?”Dean的话好像还萦绕在耳畔。
他还爱我。
这个结论好似醍醐灌顶,Sam又有了动力,飞快地往身上套衣服,他要追回他,重新来过。
不能只做炮友,不能再说分手!
他打开门就要往外冲。
“嘿嘿嘿冷静点小老虎!”门外的人笑得痞里痞气,“怎么了,这么快就想我了?”

如果你喜欢我的文,这里还有其他SD作品,个人作品目录请笑纳

评论(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