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毛鲸

懒人一个,甜文写手,欢迎勾搭⊙ω⊙。
CP:盾铁,锤基,荷兰傻,鹰寡冬寡,all鹰,EC,银红,SPN:SD。
CP不拆不逆谢谢。

【荷兰傻】人鱼与海盗2

OOC算我,爱情属于他们!
日常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我只知道下一章差不多该开车了(苍蝇搓手)
《人鱼与海盗》1请走这里

下沉,他在缓缓下沉。
Tom看见年迈的母亲,看见了年幼的弟弟,看见了还在学说话的妹妹,他们和他想象中的一样,在家里过着忙碌而贫穷的生活。
不同的是,他们每个人的眼睛都是蓝色的,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妈妈。”Tom伸出手,想去拽住母亲的衣角,而她却越走越远,Tom哭喊着想要得到母亲的安慰,一下子竟然扯下来一片带血的鱼鳞。
是梦!Tom一下子醒了,他惊慌地发现自己在一片海滩上,一条鱼尾挣扎着逃进海里。他什么都听不到,脑海里还有那一个吻的温存,直到大大小小的伤口火辣辣的疼起来,Tom才慢慢听到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逐渐看到了火把的光逐渐照亮海滩,他用最后的力气把那片鱼鳞藏好,昏睡过去。

下坠,他在不停地下坠,仿佛在一条蔚蓝色的龙卷风中疾速穿行。熟悉的人们的脸不断地出现在旋涡中,妈妈、弟弟、妹妹、老约翰、矮子尼克……
最后出现的是是一条人鱼,他蓝色的鱼鳞从下到上渐渐变浅,鳞片消失在强健的腰上,取而代之的是人类的肌肤。那条异于人类的尾部借着水底微弱的光线鳞光闪闪。
向上摸,向上看,他最终看到那双眼睛。
你可以很容易的将它与常人区分,没有一个人的眼睛能够与其媲美,尤其是在海上。因为没有一个水手的眼睛能够如此清澈,如此平静,如此深邃。
下坠,他在那双眼睛的凝视中下坠,缓缓地跌落到温暖的、黝黑的大海深处。

一束阳光刺破了黑暗。
接着,整个房间都亮了起来,声音也出现了,周围噪杂得像脑子里有一支乐队在敲锣打鼓似的。只能模模糊糊听到有个人在叫嚷,声音忽远忽近。
Tom用手肘支起上半身,阳光撒在他身上,他不得不眯起眼睛。
视线由模糊转向清晰,声音也从原来的虚无缥缈变得真实起来。
他终于看清自己在哪里了,不是在海底,也不是在沙滩上,而是在一间房子里。
“两根肋骨骨折,左腿关节脱臼,全身多处划伤。”房门被推开,一个金发的女人走了进来,拿着手里的单子读道。“让我猜猜,在海上被打劫的经历永生难忘吧。可怜,像你们这样用小渔船出海的人往往是那些亡命之徒的目标。”
Tom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那个女人就笑眯眯地看着他说:
“没事,那伙打劫你们的混蛋海盗已经在两百多海里外的小岛触礁了,听打渔回来的人说船毁人亡,一个都没留下。”
女人看Tom的表情有些奇怪,于是问到:“怎么了,不高兴吗?那帮混蛋在水里淹死了耶。”Tom打着哈哈敷衍过去,问到:“我睡了多久?”
“昨晚大家在海滩上发现了你,你就睡到了现在。”
Tom的表情有些微妙。
两百多海里?!就是一艘海盗船从大清早出发,最早也要黄昏时分才能到达,那么他怎么可能在一个下午的时间到两百海里(折合370多公里)开外的地方?
人鱼。
Tom眨眨眼睛,摸到了身上藏起来的那一块鱼鳞。
鱼鳞上血迹斑斑,阳光折射出了七彩光芒。
“好漂亮,”医生由衷地赞叹道,“你们打的鱼肯定很大一条吧。”
他想起来昨晚的事了,一条人鱼救了他。昏昏沉沉睡了半天,昨晚的事像梦一样朦胧不清。
只有那片鱼鳞是真真切切存在的,它证明了昨晚的事不是梦。
他幡然醒悟,天呐,被他扯下了这么大一块鱼鳞,这条人鱼一定很痛吧。这么一想,愧疚之情油然而生。
“我猜你想吃点东西,现在快天黑了,你也快一天没吃过东西了。”金发女人再次从门外进来,手里端着一碗面。Tom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出去的,他接过那碗面,才感觉到自己真的脱离了那场惊心动魄的海战,这种感觉如获新生。
“Tom,我的名字是Tom。”
他笑着握住了医生的手。
“好的Tom,我是Alan。”女人笑着握紧了那只手。
地面渐渐地黑了,但是天空还是澄明的,像一块透明的玻璃;圆圆落日在海天相接的地方徐徐落下,金红色的余晖照亮了海面的暗波。
女医生Alan操劳一天,太阳还未没入海底,她就睡着了。Tom趁机偷偷拿走了一些绷带和消炎药,从门缝里溜了出去。
他赤脚走在海滩上。
沙子是温暖的,黄昏时的海滩上没什么人,渔船三三两两,也都静静地靠在岸边。卷发的男孩在海滩上走着,期盼着能够找到一条人鱼。

太阳一点一点地没入海底,那一轮圆滚的火球已经看不见了,但是耀眼的红色光辉还依偎在天边云霞的怀里。
Asa偷偷从阴暗的礁石底下钻到海面透气。
尾巴上的伤让他暂时丧失了回到深海的能力。
他花了一整天呆在那块礁石底下,趁着没人,偷偷浮出海面享受着一天里最后的一点阳光。
他挪动身体坐到那块礁石上,尾巴上的伤让他疼得龇牙咧嘴。被扯掉的鱼鳞大概是在人类大腿的位置,那正正是尾部发力的位置,于是只要他一动,就会牵到伤口。
他有一点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救那个人类了。
可是他当时快死掉了。
Asa曾经在船上见过这个人类,他在船上光着膀子,肩部宽大,腰窝深陷,肱二头肌长得恰到好处,一张脸还带着少年的稚气,被棕色的卷发围绕,和别人玩闹时笑脸灿烂如朝阳。
他实在不忍心看到这个人类少年就这样沉入海底腐烂。
窸窸窣窣。是沙子被波动的声音。
Asa匆忙跳入海里。
“别怕别怕,是我!”一个棕色的脑袋从长满了寄生贝类的石头后面探了探。

人鱼听得懂人说话吗?
Tom皱紧眉头,紧张得手心渗汗,浸湿了攥在手心里的绷带。
刚刚激起的涟漪已经平了,海面静悄悄地。
远处水纹波动,蓝色的鱼鳍划破碧波,那条人鱼出现在大礁石后面。
他松了一口气。人鱼没有逃走,那么能为他包扎伤口的几率就会大一点。那么大一片鱼鳞,这伤口不处理好,这条人鱼的基本上不可能活下来。
“我不想伤害你,我是被你救起来的人,你还记得吗?”他不禁想起了海底的那个吻。“我我我我我很抱歉把你的鱼鳞扯下来了,”他紧张得有些语无伦次,“……能给我看看你的伤口吗?”
真是糟糕透了。他这么评价自己。那条人鱼非但不会让他疗伤,反而还会一甩尾巴钻进海底再也不出来。
出人意料,那条人鱼缓缓向他游了过来。他在岸边的石头上坐了下来,将伤口展示给他。

人类都这么多话的吗?
Asa皱起眉头,看着棕发的男孩嘴里叨叨个不停,手里也一点没闲着,不停地给他上药包扎。
“好了!”男孩终于抬起头,满脸汗水,“只是这几天你可能不能下水了。”
他又开始絮絮叨叨,Asa只捕捉到了“不知道你疼不疼”、“啊我怎么这么多话”、“你要小心啊”、“尽量别游泳诶不对啊你是人鱼怎么可能不游泳”balabalabala
“Asa。”
“?”男孩一脸震惊地眨了眨眼,“诶你会说话啊!”
我当然会说话了。小人鱼不满地甩了甩尾巴,还不是因为你太能说我插不上嘴吗……
他低头看了看包扎好的伤口,绑得仔仔细细,药也涂得很均匀,确实是包得挺好的。
好像应该谢谢他。小人鱼眨了眨灰蓝色的眼睛。

人鱼原来会说话啊!
Tom还沉浸在这个震惊中。
他说他叫什么来着?Asa?对,真好听……
诶,我也应该告诉他我叫什么。
“我叫——”
一个吻落在他脸颊上。
“——Tom。”
激起来的水花溅到了Tom的脚上,石头上的人不见了,余留的红色的光辉消失在了海平面上,却留在了他的脸上。

如果您还喜欢我的文,这是我的个人目录,请笑纳

评论(4)

热度(23)